[一步步逛去,不虚此生]

0 Comments

一步步逛去,不虚此生
“逛”字的创造人很聪明,一个狂加一个走之底,把出外闲游者的意趣神态一会儿点题,让人生出许多非分之想。

  在《辞海》中,“逛”字只要四个字的解说:“出外闲游。”这最少包含了三层意思:一层是“逛”不能在家里,在家叫待着,蹲着,或猫着,如果您乐意走动,也只能称“踱步”;第二层意思必须有空闲,有闲情,且有闲趣,不然那不叫“逛”,叫赶路;第三层意思当是悠然地、适意地、左顾右盼地散步,偶有专心,也仅仅仅一时兴发,散步是干流主潮首要方针,不然就成了直奔主题的急行军。
  “逛”字一出,人们就创造晰各式各样的逛法。照性别区别呢,女人爱逛服装店、首饰店、化妆品商铺,男人爱逛书店、食物商铺、体育用品商铺。再往细处揣摩,老头们爱逛鸟市花市古董商场;小孩子爱逛冷饮店小书摊;热恋中的青年男女虽然爱逛公园,其实是逛人之意不在走,而在柔情蜜意中。总而言之,逛这种行为应属人类专利,或许说是人类的一大创造。非洲草原上的动物们,不管凶狠的狮子、老实的犀牛,也不管是庞然大物的大象、丑恶无比的河马,虽然有时在草原上或河谷里潇潇洒洒,做出逛的姿势,其实那都是在百般无奈地寻食。一个人饿着肚子四处走,您非要说他是在逛,这不是损人吗?
  所以我说世上只要人才干享受到逛的滋味儿。
  我是归于喜逛又厌逛、时逛时不逛的一类人。在北京家里一待,蛮安闲地沏一杯茶,听听京剧里的老生唱腔,比到大街上参加人挤人运动舒畅得多,所以我厌烦逛。可是话也不能说绝了,赶上一天天高气爽,带上女儿到邻近公园逛逛,踩着“沙沙”作响的秋叶,倾听秋蝉离别演唱,或是卧看流云与风筝逗闷子,枝头上红彤彤的柿子冲你笑得灿明媚,你会觉得今日逛得爽快!
  这说的是喜逛与厌逛的两面性。时逛时不逛,也有个考究,在北京不逛或少逛,出差在外地则再接再励不逛也逛,逛瘾大发,四处乱逛。这是由于外地与北京比较更带几分新鲜美妙,我的这种逛法归于审美领域的领域,叫做大惊小怪,或曰喜新厌旧,都成,只要让我逛。
  不久前同一批文友逛福州,从商铺、画店、寿山石店逛起,直到菜商场海鲜商场停止,逛得腿肚子转筋刚才作罢。逛一逛不打紧,在商铺门前的花坛里,我发现一枚扣子状的土块,捡起一捏,发现土里包着一枚古钱。回到住处用水冲刷出来,竟是一枚宋朝的“嘉祐通宝”,这宋钱和苏东坡王安石属同一年代,没准当年曾被逛的祖先苏东坡捏起去买过茶叶呢?!
  现在这枚逛的结晶“嘉祐通宝”静静地卧在我的台灯下,铜绿斑驳,在夜深人静时与我以独眼相对,静静叙述着它逛了八九百年的故事。所以我确定出门在外非逛不行,该逛而不逛,枉对绿水青山秀丽意,乃至一个大钱也不值!
  在北京逛街,顶好是骑自行车,这是半自动化的一种逛法。别的最好是在雨中,当然不是滂沱大雨,那是故意当落汤鸡。斜风细雨,行人稀疏,你慢慢地驱车驶过宽广的东西长安街,左顾无人,右盼无车,委实也是一种难觅的意境。
  有一次到故宫观赏一位收藏家的展品,能够骑车进东华门。我就恰恰赶上了一个雨天,初次骑车逛故宫,发现偌大的故宫里空无一人,满目是绿树红墙黄房顶,加上淅淅沥沥的雨声。路平如镜,雨脚如丝,你一路驰去,古城的静寂、故宫的奥秘,衬以前史背景的各种幻想,把“逛”推到某种可遇而不行求的极致。
  这是一次诗意盎然的逛,由于我感到故宫里骑车游逛的惬意,尤其在雨中逛故宫的可贵,干脆抛弃了那次观赏。故宫自身便是一件举世罕见的艺术珍品,能答应我骑上自行车四处把玩赏识,单独借雨纱雾幔的讳饰纵情阅读,自身就抵得上一百次平凡的观赏。前面我曾说过逛的一层意思,这不包含有方案、有组织的旅游参观。逛,顶好是在有意无意之间,似逛非逛之际,比方我和故宫的那次雨中偶遇,就到达了神游与身游合而为一的境地,故不行不记。
  正由于逛的本质是在自己安闲的心态分配下的散步,我从内心深处期望着去逛。像卢梭或康德相同,像歌德和席勒相同,像在伦敦图书馆的马克思相同,放任心灵去思维的田野散步,听任才智向前史的山地攀爬,这种逛虽然费神又吃力,但毫无疑问是最高层次的一种逛。
  我不敢说自己此生能否到达这种境地,但我乐意凭借稿纸的小方格去一步步走去,或曰一步步逛去,那么我信任自己不虚此生,再弥补上一句吧——不虚此逛!(高洪波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